取久调无色

没用的笔名徐无色\常用名年也轮
难得写文\经常自拍
喜欢世界第一的热血少年

© 取久调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我太喜欢绿谷出久了
毛一到就先着着急急的试了妆
装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挚友

*修仙产物
*大脑混沌努力寻找思路
*送给我亲爱的公主殿下@沈朝岁

我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盯着他的背恶狠狠:“我警告你,不要骗我,我妈当初说出去买菜就再也没回来过。”

他在低头穿鞋,行李箱就放在床边,没有理我。

空气在这间不足四十平米的小房子里不甚流通,此时更像凝固了一般,捏着人的嗓子吊起来,让我窒息。

十来秒后我愤怒地举起手边的抱枕冲他砸去,可他是正好系完了鞋带站起身,躲过那一抱枕,看也没看我一眼,拎起行李箱几步跨过地板上的啤酒瓶来到门口。

我愈加愤怒,呼吸声沉重地砸在床垫上,正欲扑上前去用我的指甲撕烂他后背时,他突然挥手抛给我一样闪光的物件,完美地摔在我肩上,然后利落地开门甩门,楼梯上...

〔二丫〕灯

在我和丫头新婚前后的一段时日里,我推了所有生意只安心陪着丫头逛长沙城。后来事情积得多了,搭手的又催得紧,只好又频频夜出。
丫头知情达理,从不问我去哪儿做甚。我夜里出门时,她便开了廊下的煤油灯,在房里点上蜡烛,坐在那儿,等我回来。我这人也是奇怪,从前总以为面对漆黑人心才会踏实,自丫头开始点灯待我后,每每我夜里跟人推盏告辞,虚着步子回府,老远就能望见红家里晕出的一片暖光,非但不觉有何不适,反而像轻飘飘落到了实处。
于是我进了院门,一路走一路拧关上廊下壁灯,又推开屋门笑着看丫头在摇曳烛火中迎上来,再把身后门紧紧关上,不让外面有一丝黑暗沾染上面前爱人。
毫无疑问,丫头是我二月红今生的归宿。我遇见她,就好似疲...

老图p了一个轰焦冻的妆
坐等毛回来好好试一次好了
p2是原图

瞎拍了一张十字路口的黄昏

轻点

*cp向为瑞金
*有梗设
@受受 送给美少女的小玻璃

我享受着身后人在我体内的律动,张口恳求道:“格瑞……轻点……”

格瑞的力度果然小了许多,但是更加缓慢又深入地抽插着。酥麻感似电流般从脊椎上一波一波地窜过,我爽到脚趾都不由得蜷缩。

当然,临到最后的爆发格瑞的力度又变强了回来,我们俩共同发出一声满意的喘息后发泄了出来。

    格瑞翻了个身躺到我身旁,我凑过去跟他交换了一个吻。

“晚安。”他低声说。

第二天清晨是被新闻吵醒的,格瑞有听晨间新闻的习惯。主播小姐用万年平淡的语气播读近期因流感爆发而出现的各地死亡报告和专家提醒注意事项。

我揉着腰坐起来,大清...

橘子T恤+背带裙+黑色小外套
背带裙的亮点在裙子看似是百褶实际内部是包臀裙,很安全不用穿安全裤的那种👍

“Ray”

【二丫】续命(修改版)

生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恨极了命运。命运在他们手臂上留下不同的一行字,命运告诉他们说出这行字就会死去,如果是被人诱导着的,那他将会获得你剩下的生命。

                                      ...

【耀燕】胭脂上海

*耀燕bg
*堂姐弟设

上海城,夜晚的泼骚达旦丝毫不能影响第二天清晨的一派祥和,女学生们脚下的新式皮鞋嗒嗒踏过昨夜红男绿女拥吻过的街角。黄包车还没到拉客的点,稀稀落落停在茶馆门口,对面餐馆的后门打开了,胖厨师端了一锅面汤,“哗——”一声泼到下水井盖上,升腾起滚滚热气来。
我领着皮箱,脚步匆匆划开了乳白的蒸汽。蒸汽尚有余热,萦绕在裸露的皮肤上能带来温暖,仅是一瞬,我钻出了雾气,拂面而来的晨风叫我打了个寒颤。脚步不停中我开始后悔出门前忘记加一件外套。
皮箱里没有衣服,里面只有钱,车票,书和一盒胭脂。
“春燕,春捂秋冻。热的时候还早,多穿件外套去。”
打一个寒颤都能幻想出耀哥儿皱着眉说教的模样,我乐了一下,...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