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也轮

我好丧啊,丧丧的

© 年也轮
Powered by LOFTER

老福特这是什么毛病

不良。不良。不良。

:2

要想在N小姐的星球上望到M088小行星的话,就得在阳光行进到星球的八分之三时,从北极点出发,走1108步,站到凳子上向西北角远眺。N小姐在一段时间前极其熟悉这些步骤,因为M088小行星上拥有的某一种生物太令她着迷。

M088小行星非常小,大概是N小姐星球的四分之一,是B612小行星的二分之一,但如此小的面积并不会影响到这颗星球上的生物,毕竟要知道,在这个宇宙中每颗星球上大多都是孤独的存在。N小姐认为在M088小行星上那个四脚着地,双眼浑圆,三角耳,有尾巴,全身长着黄白相间绒毛的生物应该是所谓的“猫咪”了。宇宙里没有空气,M088小行星太远,N小姐听不到这个生物的特定叫声,所以一时间还无法确定...

N小姐在宇宙里拥有一颗星球。

按道理星球们是不应该属于谁的,但是在N小姐的星球上只生活了N小姐一个人,许多年过去了,她熟悉这颗星球如同熟悉自己一样。

所以自然而然的,N小姐将这颗星球视为自己的所有物,起初她还有那么一丝的自豪和骄傲,不过时间的流逝和这颗星球过小的面积使得这些情绪的保鲜期极短,也就是入夜这一段时间,第一阵夜风吹过,N小姐又恢复了她的淡然。

这颗星球太荒芜,N小姐拥有它的同时,也就只拥有一支永远用不完的口红,一面明亮的镜子,一张床,两套衣服(一套睡衣,一套她身上的这件),两双鞋。N小姐不是没有想过种点花草好让这儿生机勃勃一些,但是明显得,这颗星球与隔壁会长猴面包树的B612小...

杀死挚友

发呆不是在脑海里想很多事情,更多时候我的发呆是一种大脑完全放空。事实上,我常常不记得我上一刻在想什么,这大概就代表了我上一刻是在发呆。

其实我经常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身体支配我开嗓唱歌,实际我那一刻想要扭动四肢去跳舞,但是我唱歌难听,跳舞极丑。活生生成了一个记性不好的怪物。

我杀了我曾经的挚友。

我应当愤怒地用刀切开她的胸膛,随着喷溅的鲜血寻找她鼓动的心脏,在她濒死的尖叫声中对其心的颜色一探究竟。又或是沉重的铁锤敲碎她的颅骨,听说人的颅骨跟花岗石一样坚硬,那就得多敲几次,砸出粉红的脑浆为止。我需要了解她在想什么,她对待我倒底是何种看法,大概也不需要,可能了解完我就会后悔。

当然,我不可...

我爱绿谷出久一辈子

我为什么会喜欢绿谷出久?
说真的,像绿谷出久这样的男孩,外形上是绝对做不到第一眼就能让人喜欢上,不管是现实生活中还是动漫里,连我自己本人也承认,要说以貌取人,我可能一眼相中的会是轰焦冻这位帅小哥。
绿谷出久不是烟花乍现那样夺人眼球,我喜欢他,是因为看着平叔笔下的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他最希望的那个样子,一点点带给我惊喜和感动,他朴素得与他脸上的雀斑相衬,但他耀眼到能与太阳同担,不,甚至可以成为我的太阳。他感恩,他努力,他心怀怜悯,他勇气十足,他会不顾一切的在重要的入学考试中救御茶子一命,更会在体育祭上尝试救助轰焦冻,在面对英雄杀手时保护身后的班长,在合宿时冲敌人大喊“把小胜还给我”,甚至就连救赎过他的欧...

吃席

陕西农村的流水席,往往是凌晨五点就开始造炉搭锅。先得煮上满满一锅的羊肉,旁边的案板和菜刀就可以开始咚咚地打架了,这场厨房里的战役一般会漫长而持久,等豆腐白菜青菜胡萝卜乱七八糟的一堆菜成了刀下“亡魂”,锅里的羊肉也就差不多了,捞出来,让它步了前菜的后尘,再混到那一堆成丁的“亡魂”里一齐下到羊汤锅里熬。重头戏就是这样了。面它在这场席面里只是个配角,码好一大摞放盆里,旁边再煮上一锅沸水,等到了时机就先让它们变成一锅清汤白面。
九点是早饭开伙的时候,面已经煮熟了,臊子早已熬得浓稠,屋里屋外满是白雾似的蒸汽,冬天去瞧就跟入了仙境一般。客人们四面八方的来了,跟主人家一起挤进这小小的一屋子里来,取了碗,到厨娘...

唉才发现lof只能截一分钟的视频
今天是舒婷女士的《致橡树》
总觉得这首诗除了爱情还有别的情绪在其中萦绕

国庆出去玩了一天,买了俩瓶盖回来

狂詩症と少女

1 / 6
TOP